四好少年零时。

#这里零增名零时。

#无节操杂食党(。

#企鹅1063658554欢迎来扩列

#新浪微博@废零_吃我一记咸鱼突刺,不常用

#未授权请勿转载到站外谢谢(虽然也不会有人要x

#主全职盗笔王者农药x

#主要产伞修邪瓶邦信吕云酒鱼或者扁庄

#偶尔产三国x

#那我多半有毛病【bu



#三国主吃权逊瑜亮曹郭马赵甘凌√

#偶尔吃其他【语死早

#文废一只

#初一不定时更新

#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大概一年那么就是我考得不好淡圈了

#没有剧情没有剧情没有剧情x重要的事说三遍




#凹凸的话主瑞金雷安,其他随缘。

#安哥本命。




#家教主吃G27。

#初代真可爱。







#最喜欢凌晨。





“何必为难自己。”

【论坛体】凹凸7号的奇妙幻想。

*ooc预警...
*大概是学pa(。
*是雷安,微量瑞金卡埃和凯柠。
*柠檬和卡卡仅仅是食友(。
*因为其他cp量很少就不打tag了x







1楼【匿名】
看见标题我就滚进来了。



2楼【匿名】
???谁这么无聊?



3楼【匿名】/楼主
我觉得十分ojbjaisnsbaksoabbak



4楼【星月魔女】
我....你....我....(靠



5楼【匿名】
凯佬激情掉马现场。



6楼【星月魔女】
没有,我来说正事的。【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jpg】



7楼【星月魔女】
校园相册那个,我干的。



8楼【milk】
你觉得很光荣吗。



9楼【匿名】
就是那张格瑞喂金吃饼干那张???



10楼【匿名】
嫉妒使我开平方。



11楼【匿名】
嫉妒使我折射光线。



12楼【匿名】
嫉妒使我热胀冷缩。



13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嫉妒使我想要上了安迷修。



14楼【匿名】
人群之中出现了一个gay。



15楼【匿名】
这时候应该....@最后的骑士



16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回复15楼:老子一通电话就有800个帕洛斯来爬你家窗户。



17楼【匿名】
紧跟着1000个佩利。



18楼【匿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神经病啊!



19楼【今晚吃肉吗!】
汪汪汪???



20楼【匿名】
歪了歪了。



21楼【星月魔女】
重来一遍。



22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哦。



23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嫉妒使我想要换个姿势上了安迷修。



24楼【匿名】
肮脏的成年人。



25楼【星月魔女】
出门左拐24小时便利店的收银台有***。



26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凯佬懂我。【耶比耶比耶.jpg】



27楼【gold】
@milk 格瑞!你看见安哥了吗!!!



28楼【milk】
没有。



29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嫉妒使格瑞成为一株芦荟。



30楼【匿名】
格瑞:就你话多。



31楼【匿名】
刚才我回家的时候看见安哥拐进了医院....



32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靠该不会有两道红杠杠了吧



33楼【甜食赛高】
大哥,你清醒点。



34楼【最后的骑士】
去你妈的我只是肚子痛而已。



35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



36楼【匿名】
我靠。



37楼【匿名】
我靠。



38楼【匿名】
我靠。



39楼【gold】
原来男孩子也可以生小孩吗。【目瞪狗呆.jpg】



40楼【milk】
.........................



41楼【最后的骑士】
你们的思维能不能正常一点????



42楼【星月魔女】
醒醒,这不是ABO世界。



43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A国发现子宫移植技术.jpg】



44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45楼【最后的骑士】
出去。



46楼【星月魔女】
这是什么骚操作???



47楼【匿名】
孩子叫雷丘吧,会放十万伏特那个。



48楼【匿名】
我靠连名字都想好了??



49楼【gold】
格瑞瑞!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50楼【匿名】
你堕落了金。



51楼【milk】
拒绝。



52楼【星月魔女】
你们怎么这么gay的。



53楼【星月魔女】
像丹尼尔和秋姐一样不好吗?



54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柠檬/\柠檬/\柠檬/ 凯莉说她不要你了。



55楼【星月魔女】
你想干架吗雷狮???



56楼【\柠檬/\柠檬/\柠檬/】
.............



57楼【\柠檬/\柠檬/\柠檬/】
@甜食赛高 卡卡,我们走。



58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看似稳如老狗,实则慌的一批。



59楼【甜食赛高】
【不知所措.jpg】



60楼【最后的骑士】
【与黑恶势力勾肩搭背.jpg】



【最后的骑士】撤回了一条消息。



61楼【老姐你消停点呀】
这是....什么操作???



62楼【老姐你消停点呀】
卡米尔有女朋友了?



63楼【甜食赛高】
等等...??



64楼【星月魔女】
你干大事了雷狮,要遭天谴的。



65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66楼【\柠檬/\柠檬/\柠檬/】
....抱...抱歉。



67楼【星月魔女】
小柠檬不怕,雷狮的锅。



68楼【milk】
雷狮的锅。



69楼【gold】
雷狮的锅。



70楼【最后的骑士】
雷狮的锅。



71楼【甜食赛高】
大哥,在我跟埃米解释清楚之前请您去大嫂家睡吧。



72楼【星月魔女】
言下之意说就是请滚。



73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我靠....!卡米尔你觉得他会让我进门吗!



74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回复72楼:那个言下之意去掉。



75楼【最后的骑士】
可你他妈一进我宿舍第二天我床就跟狗窝一样。



76楼【匿名】
言下之意就是雷总已经进过了而且不止一次。



77楼【星月魔女】
回复74楼:哦。



78楼【星月魔女】
卡米尔的意思是请滚。



79楼【匿名】
雷总:今天也是操蛋的一天。



80楼【匿名】
hhhhhhhhh



81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老子拿小锤锤捶你胸口.jpg】



82楼【匿名】
一锤下来怕是要GG。



83楼【匿名】
欢声笑语中打出GG。



84楼【匿名】
全世界都不要雷总系列。



85楼【匿名】
我要...!我...我超想嫁雷总的!



86楼【星月魔女】
楼上666



87楼【匿名】
要GG了。



88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娶你可以啊。



89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你叫安迷修吗。



90楼【匿名】
我可以改名!



91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那你会揍我吗。



92楼【匿名】
绝对!不会!



93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没有安迷修拳头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



94楼【匿名】
失恋现场。



95楼【匿名】
雷总:【想不到吧.jpg】



96楼【匿名】
猜到结局。



97楼【星月魔女】
安迷修回宿舍了。



98楼【星月魔女】
医生说他是胃癌。



99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庸医。



100楼【匿名】
我靠假的吧。



101楼【最后的骑士】
......凯莉小姐你的手癌该治治了。



102楼【星月魔女】
....对不起是胃炎。



103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你退群吧凯莉。



104楼【星月魔女】
万一安迷修真的得了胃癌但他不想告诉你呢。



105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不存在的。



106楼【最后的骑士】
你哪来的神秘自信。



107楼【匿名】
我觉得前方会高能。



108楼【匿名】
我觉得雷总可能会耿直地来一句“因为你喜欢我呀。”



109楼【星月魔女】
回复105楼:万一,万一。




110楼【匿名】
那安哥只能祈祷奇迹???



111楼【最后的骑士】
奇迹,你以为这是动画片吗。



112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哼。



113楼【世界第一的你大爷】
因为你们这群孤陋寡闻的凡人从未见过奇迹。

















End.
没了(。
我怎么写个论坛体都这么多废话(。
我还是练短篇吧。(靠

【雷安】请问您掉的是这柄金锤子呢还是这柄银锤子呢还是这柄铜锤子呢或者是这个安迷修呢。

*对,河神pa
*段子体,ooc
*慎入
*我流雷狮x我流安迷修
*还是个意识流产物(。








1.
凹凸河的上游住着一位名叫雷狮的樵夫。


有一天他背着他的大锤子去找人麻烦,路过河边的时候他手一滑,锤子掉进河里。


河里冒出一位帅气的青年,他有一双绿宝石一样的眼睛。


他问雷狮:“过路人啊,请问您掉的是这柄金雷神之锤呢还是这柄银雷神之锤呢还是这柄铜雷神之锤呢或者是这柄普通的雷神之锤呢?”


雷狮看了看青年扛着的四柄锤子,又看了看青年,想了想。


“我掉了一个床伴。”


“......”


“您赶紧去死吧。”


从此结下血海深仇。










2.
雷狮第二次经过那条河的时候,已经过了很长的时间。


他问树妖:“蠢河神哪里去了?”


树妖回答:“他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雷狮于是带上自己的弟弟当了海盗。


他们见过了海妖和白鲨,巨浪和风暴,雷狮把那柄从河神那儿顺来的金锤子丢进了海里。


河神没有出现。











3.
雷狮第三次经过那条河的时候,已经过了一百年的时间,他的弟弟去世了。


而他依旧是一副青年的模样。


于是他带上了隔壁邻居家好斗的小男孩去游了大西洋。


他们被暴风雨冲到了荒岛上,被土著居民拿着标枪追杀,最终被返航的轮船救起。


雷狮把银锤子扔进了海里。


河神没有出现。










4.
雷狮第四次经过那条河的时候,已经过了两百年的时间,好斗的小男孩去世了。


而他依旧是一副青年的模样。


于是他带上被全世界通缉的欺诈师去海底寻宝。


海底的高压差点使他们窒息,他们被善解人意的海豚群救了上来。


雷狮把铜锤子扔进海里。


河神没有出现。










5.
雷狮第五次经过那条河的时候,已经过了三百年的时间,被全世界通缉的欺诈师去世了。


而他依旧是一副青年的模样。


于是他独自航船踏上旅途。


一千年过去了。


雷狮第六次经过那条河的时候,他已经两鬓斑白。


他把唯一的锤子扔进了海里。


河神没有出现。










6.
雷狮又独自过活了一千年,他来海边。


把自己扔进了海里。


海神出现了。


他还是最初的模样。


“傻樵夫。”


他这么说道。









7.
三千年过去了,有个名叫雷狮的小男孩在海边捕鱼,他手一滑,渔网掉进海里。


“过路人啊,请问您掉的是这张金渔网呢还是这张银渔网呢还是这张铜渔网呢或者是这张普通的渔网呢?”


海神安迷修弯下腰这么问道。


小男孩盯着他看了一会。


“我掉了一个人。”


小男孩说着从海神手里抢过四张网。


“他叫安迷修,你见过他吗?”









8.
雷狮长大了,他集结了海盗团去海上旅行。


安迷修每天都能看到雷狮坐在甲板上。


后来,海盗团出了意外。


安迷修很久很久没有见到雷狮了。











9.
安迷修已经差不多忘记雷狮长啥样了。


于是掌管太平洋的他去大西洋问掌管大西洋的海神。


“我丢了一个人。”


安迷修带着恳求的语气。


“他叫雷狮,您能帮我找找吗?”


大西洋海神转过身来拉住安迷修的领带。


紫色的眼眸满是嚣张。


“哈,河神大人是不是应该惊喜一下?”




END

后来

【全员向(伪)】屁孩子给我住手

*段子体,欧欧吸。
*有cp向,主瑞金雷安,还有少量其他cp。(不怎么明显就是了。x
*睡觉产物。
*如有不适请立即停止阅读。
*是粉不是黑。
*现代paro。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1.
金上街买储备粮的时候捡到了两个小孩。
格瑞回家看见自己的床没有床单。
转身看见两个小孩边剪床单边唱歌。
金拼命拉住一手一个小孩想要把俩扔出门外的格瑞。
“格瑞格瑞!你看他们那么可怜!在外面会冻死的!”
“现在是夏天。”
“.....会热死的!”
“...那就养到秋天。”
“格瑞就知道你最好啦!”
有着翡翠绿眼睛的小孩眨巴眨巴眼。
总感觉有哪里不对。
他拉拉头上系着星星头巾小孩的衣角。
“我觉得他们把我们当成了小狗。”
“屁,那我也是小狗中的王。”
“....狗王???”






2.
格瑞一脸我已经习惯了的表情看着被俩屁孩子拆了的床。
“这个月第三张床。”
格瑞面无表情。
然后他一手一个把俩屁孩子丢进客厅。
“打架滚去客厅。”
安迷修捂着额头不知所措。
雷狮小嘴撅得老高。
“我不开心了。”
雷狮一屁股坐在地板上。
“本少爷要闹了。”
安迷修安详地看着他。
“我真的要闹了!”
“你闹吧。”
“你都不阻止我一下吗小白痴。”
“我为啥要阻止你...不对我不是小白痴啊。”
然后他们顺理成章地打起来。






3.
“打架可以,但是要适量,”金语重心长,“床坏了你俩就没地方睡了。”
“虽然坏的是我的床。”金小声嘀咕。
“可是我比较想睡游轮。”雷狮举手。
金:不想睡床直说嘛。
“可是我比较想睡马棚。”安迷修小小声。
金:这个......
格瑞利索地把两个小孩子塞进被窝里。
“睡觉。”
“格瑞你对小孩子要温柔点啦。”
格瑞盯了金一会儿。
然后把他塞进被窝里。
“睡觉。”
金:???
隔壁的小孩子趴在墙壁上。
“听这声音...你说他们会不会干些啥。”
“恶党你思想很龌龊啊。”
雷狮拽了一把安迷修的呆毛。
“去你的,我是说...”
“他们会不会打了一夜的游戏?”
“当然会啊。”安迷修友善地看着他。
“只有你这样的傻子才会这么想。”安迷修继续友善。






4.
同学聚会的现场十分热闹。
当格瑞带着雷狮和安迷修出现的时候受到了全场友好的注目礼。
“看不出来啊格瑞,”嘉德罗斯带着怀疑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格瑞,“你还有这功能?”
“是啊。”
格瑞给面子地回了嘉德罗斯两个字,友善地举起雷狮,友善地朝嘉德罗斯脸上扔去。
雷狮不负众望地扯下了嘉德罗斯的金箍。
安迷修在一旁安静如鸡。
凯莉震惊地把真知棒塞进紫堂幻嘴里。
片刻她又把真知棒从紫堂幻嘴里拔出来塞进鬼狐嘴里。
“不好意思刚才塞错了。”
凯莉又把另一根真知棒塞进紫堂幻嘴里。
“这是解药,刚才那根拌了泻药。”
紫堂幻:......






5.
金迟到了大约一个小时。
介于格瑞的眼神威胁,众人决定给金一个小小的惩罚。
敲门声响起,顶着粉红呆毛的女生推开了门。
水瞬间浇了她一身。
凯莉: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金从女生身后冒出来跟她鞠躬道歉。
“对不起啊艾比!他们不是故意的!”
“没事没事,金你也不用道歉啦...”
雷狮:爹你错了他们是故意的。
格瑞:...
艾比:什么!!!
金:???
安迷修:...爸。
“我靠原来我生活在abo世界吗。”嘉德罗斯吸溜着碗里的面条,嘴里含糊不清地说。
场面一度安静如鸡。
“呃...金你已经结婚啦?”艾比首先打破令人尴尬的沉默,结结巴巴地开口。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不仅结了婚还有了孩子。”嘉德罗斯再次插嘴,这次他嘴里咬着一块从卡米尔那儿顺过来的蛋糕。
艾比泪流满面。






6.
“金你能不能跟我讲讲你对象吖?”
“可以是可以,不过艾比你要....”金打着哈哈,说到一半的话再次被堵回去。
“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嘉德罗斯终于吃完了蛋糕,“他对象是个...”
格瑞眼疾手快地拿起桌上的一块枣泥糕塞进嘉德罗斯嘴里。
雷德尴尬地瞅了嘉德罗斯一眼:“老大,这块枣泥糕是我咬过的。”
嘉德罗斯的脸瞬间绿了三分。
凯莉在一旁拆真知棒:“这威力比泻药要厉害。”
“泻药是下泻,这...这是上吐下泻。”刚刚去完厕所的鬼狐虚弱地躺在椅子上。
一旁的莱娜给他揉揉肚子。
凯莉“噫”了一声:“肮脏的大人世界。”
鬼狐下意识地往安迷修的方向看去。
声音瞬间拔高了八度。
“两个小鬼呢?”






7.
雷狮扛着安迷修在酒店楼梯上飞奔,对,就是扛。
“恶党你是不是有毛病???”
“我真的没毛病,”雷狮友善地看了他一眼,“你没看到那个鬼狐一直盯着你看吗?”
“然后呢???”
“你师傅不是说让你少接触妖怪吗???人类长这样???”
“......”
好有道理。
“所以我们现在要去避避风头。”
“首先我们要去寻找交通工具。”
“马!”安迷修的眼睛亮了八度。
“醒醒,只有远离陆地我们才安全懂吗。”
“所以?”
“所以我们要去找一艘船然后出海。”
安迷修竖起两根手指狠狠地往雷狮腰上一戳。
雷狮“嗷”了一嗓子,手一松,安迷修迅速抓住楼梯的栏杆稳住身形,以防自己滚下去。
安迷修帅气地一撩头发。(自认为)
雷狮:……
雷狮:哪来的恶心帅给本大爷叉出去。






8.
等金一行人找到俩小鬼的时候,两个人在酒店大厅你追我赶。
“刚才我来的时候大厅明明没人。”鬼狐困惑。
“也许这是一种新型求婚方式。”艾比坚强地笑笑。
雷狮看到鬼狐以后突然脚下刹车指着鬼狐大喊:“我是不会让你吃掉白痴骑士的!”
鬼狐:???
安迷修脚下一滑“啪叽”一声脸朝地。
金觉得自己是前所未有的尴尬。
格瑞思考着有什么办法能让这个自称海盗头子的小鬼闭嘴。
周围的人投来异样的眼神。
雷狮:你盯着白痴骑士就是因为他灵气充沛,所以你就想吃掉他来提高修为!
鬼狐:????
凯莉很不给面子地笑出声。
莱娜就差没提着餐刀冲上去了。
“其实,”凯莉翻着包包找真知棒,“这套狐狸套装是他大冒险的惩罚。”
鬼狐苦着一张脸。
安迷修爬起来揉揉脸:“道歉吧你。”
雷狮气哼哼。
到底是小孩子。
安迷修仿佛料到雷狮不会好好道歉。
于是他拿出一套狐狸套装塞进鬼狐怀里。
“对不起了鬼狐先生。”
鬼狐拿着衣服快要哭出来。
我不需要。
真的不需要。






9.
回去的路上雷狮问安迷修:“为啥你就只叫我恶党。”
安迷修坐的端端正正:“因为你就是恶党。”
雷狮思考了一会儿。
“如果按照金和格瑞的相处模式...你应该...”
雷狮一拍车座。
“是我妻子!”
正在开车的格瑞一个急刹车头撞到方向盘。
金手一抖手机“啪”的掉进座位和车门的缝隙里。
安迷修说着就要给雷狮一巴掌。
“雷狮,谁告诉你的。”
金颤颤巍巍地捡起手机。
“凯莉啊。”雷狮躲过安迷修的巴掌。
格瑞想着什么时候让安莉洁揍她一顿。



end.

雷狮:搞了半天居然是个假的狐狸精。

【论坛体】室友都是gay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小学生文笔。
*视奸挺久了想先交个党费继续视奸。(bu
*ooc是肯定的。
*如阅读过程中有不是请立即停止阅读。
*以上。














1L楼主【最后的骑士】
如题,求解。





2L【金丝猴】
渣渣你可拉倒吧。





3L´_>`
楼上你别是猴赛雷派来搞笑的。





4L´_>`
楼上你悠着点,金丝猴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5L【迅捷如电】
hhhh嘉德罗斯你也有今天。





6L【milk】
...





7L【金丝猴】
我怎么知道这天杀的论坛名改不了!!!【啪.jpg】





8L【milk】
因为你蠢。





9L´_>`
给milk酱的嘲讽技能点个赞。





10L【金丝猴】
格瑞你...!敢不敢来约架!





11L´_>`
推了推歪掉的楼。





12L´_>`
楼主去哪儿了。





13L´_>`
我猜是在码字。





14L楼主【最后的骑士】
恭喜13L的小伙伴猜对不过没有奖。
好了咱们切入正题。
事情是这样的。
我的室友呢,一个简称G,一个简称R,有一天呢,G买了一盒百奇吵着要和R吃,对,咬住两头的那种。
然后R宠溺地同意了。
然后他们开始咬。
鬼知道最后为什么G咬了一下R。
反正我觉得我是瞎了。





15L【金丝猴】
哦那不是格瑞和那个金毛渣渣么。@milk @gold





16L【milk】
...





17L´_>`
milk酱要打人了。





18L´_>`
骑士君小猴子你们保重。





19L´_>`
只有我觉得这对挺甜的吗。





20L【gold】
格瑞超——好的!





21L【gold】
他给我吃他自己烤的饼干!还把自己的牛奶分一半给我!【比心心.jpg】





22L【迅捷如电】
那只是对于你来说啊gold小朋友。





23L´_>`
世界第一瑞吹非gold酱莫属。





24L【金丝猴】
饼干!@milk 渣渣我也要!【不听.jpg】





25L´_>`
楼上这是...





26L【milk】
九岁。





27L【gold】
格瑞是说小猴子九岁啦。





28L´_>`
我嗅到一股不一样的味道。





29L´_>`
小猴子炸毛了。





30L楼主【最后的骑士】
你们开心就好,我受不住,闭会儿屏。【啊朋友再见.jpg】





31L´_>`
重点难道不在于gold酱为什么知道milk酱想表达什么吗。





32L【迅捷如电】
他俩发小啊。





33L【交出蛋糕一切好说】
大哥,佩利又乱吃东西。





34L【迅捷如电】
死了没?





35L【交出蛋糕一切好说】
没,但是快了。





36L【迅捷如电】
让帕洛斯给他做人工呼吸。





37L´_>`
楼上奇怪的交流方式...





38L楼主【最后的骑士】
卡米尔,我给你做了蛋糕,过来拿。@交出蛋糕一切好说





39L楼主【最后的骑士】
37L雷狮海盗团听过吗。





40L´_>`
雷总???【惊恐.jpg】





41L【星月魔女】
楼上肯定是萌新,这楼楼主是安没马。【憋笑.jpg】





42L楼主【最后的骑士】
...不跟女士计较。





43L【交出蛋糕一切好说】
回复了38L:谢谢大嫂。





44L´_>`
大...大嫂。





45L【金丝猴】
有戏。





46L【milk】
...想不到呢。





47L楼主【最后的骑士】
我很茫然,别看我。





48L【迅捷如电】
卡米尔!!!





49L´_>`
今天的雷总也是一如既往地心塞hhh。





50L´_>`
心疼。





51L【gold】
啊安前辈被卡米尔拉走了...我要不要去拉回来?





52L´_>`
不小天使你别去会被打死的。





53L´_>`
楼上什么话,milk酱会让他被打死吗。





54L´_>`
小天使你怎么看你和milk酱的关系。@gold





55L【gold】
我们在处对象吖。





56L´_>`
我需要缓缓。





57L´_>`
见证了两对cp的诞生。





58L【milk】
【无言以对.jpg】





59L´_>`
瑞哥原来已经名花有主了吗。【泣不成声.jpg】





60L´_>`
楼上别灰心,这不还有嘉九岁么。





61L´_>`
人家恐怕看不上你。





62L´_>`
渣——渣——





63L´_>`
hhh楼上你别被打死【滑稽.jpg】





64L´_>`
都醒醒,三年起步啊。





65L´_>`
不我就不我偏不。





66L´_>`
整天活在梦里。





67L´_>`
你们看一眼标题。





68L´_>`
结果到头来楼主自己也是gay吗。





69L【蓝呆毛】
不我觉得他是直的。





70L´_>`
何以见得?





71L【蓝呆毛】
前天他约了我姐姐去喝咖啡并传销他的骑士道然后被嘲讽“马都没有算什么骑士”。





72L´_>`
2333安哥翻车现场【滑稽.jpg】





73L´_>`
传销这种事要交给鬼狐聚聚去做啊hhh





74L´_>`
职业传销一百年,你,值得拥有。【看破.jpg】





75L´_>`
楼上你快告诉我你是粉。





76L´_>`
安哥呢。





77L´_>`
安哥找马去了hhh





78L【迅捷如电】
其实是找狮去了。





79L楼主【最后的骑士】
放屁明明是你把我按过去的。【歪,别的小朋友都死了,你什么时候死呀.jpg】





80L´_>`
安哥气的连骑士道都丢了。





81L´_>`
可爱,想...





82L´_>`
醒醒,雷总还在这儿。





83L´_>`
所以说是雷总把他掰弯的咯?





84L´_>`
二十一世纪帅哥全是gay。





85L´_>`
妹子们都去搞百合了。





86L´_>`
醒醒。








没了(。

JUST KEEP YOUR EYES CLOSED.(03)

*绝不会告诉你们这篇完结了(bu)
*BGM:Better than a fairy tale.(安利这首,个人觉得超好听x

















刘邦醒来的时候自己被五花大绑扔进了又脏又臭的下水道。






十有八九是那座蜡像干的,刘邦在心里比了跟中指。






刘邦一转头,看到了同样被扔进下水道的韩信。






我靠还有大佬居然能把这位千年老妖精撂倒我是不是要死这儿了。






刘邦盯着韩信惊恐地想。






韩信睁开眼就看见刘邦用一种盯死人的眼神盯着他。






“我被你恶心到了。”






第一句话就噎的人没话说,刘邦讪讪地收回了眼神。






“我们现在怎么办。”






韩信挣了挣绳子:“不知道。”






“濒死前是不是那些人要让我俩谈谈人生和理想。”






刘邦没理会韩信,自顾自说起来。






“小时候,我总梦想有一艘船或者一架飞机,那样我就可以遨游大海或者天空,亲戚都嘲笑我痴心妄想,于是我每天都折纸飞机和纸船,我在季风季节让纸飞机飞向远方;将纸船放在家乡河流的下游推着它逆流而上。”






“某一天我在森林里遇到了一个红发小孩,他问我能不能和他一起玩,我说当然可以。”






“我问他相不相信我以后一定会有一艘船或一架飞机,他说我信。”






“我说如果没有怎么办。”






“他说...”






“小心,有人来了。”






下水道尽头淅淅沥沥的声音让韩信不得不打断刘邦的抒情。






一个老人出现在那里。






“我在这里多久了?”老人高声询问。






“太久了,久到我自己也记不清我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






老人声音沙哑,就像八十年代破旧的留声机发出一声声参差不齐的噪音。






“总有些人和我一样天真,妄想逃出去,结果他们都死了。”






老人说着,后退了几步。






“年轻人,祝你们好运。”






语毕消失在走廊尽头。






老鼠窜过水坑,“吱吱”的尖细叫声仿佛在宣告死亡。






“听说过食人鼠吗?接下来可能有一场恶战。”韩信找了根破损的钢管磨掉了手腕上的麻绳,从口袋里掏出军刀割断了刘邦手腕上的绳子。






他从口袋里掏出另一把军刀递给刘邦。






这把刀我有点眼熟。刘邦心说。






下水道尽头的“淅淅沥沥”声越来越清晰。






刘邦甚至感觉的到自己皮下微小血管的跳动。






下一秒食人鼠潮水一般蜂拥而至,韩信一把拽过刘邦:“跑!”






刘邦被拽的头晕目眩:“你也会逃啊,韩信。”






“这叫战略性撤退。”






食人鼠的速度越来越快。






通风口近在眼前。






“能让我把没说完的话说完吗。”






韩信默不作声,他掏出军刀开始撬通风管道口的铁皮。






食人鼠近在眼前。






韩信的动作越来越快。






“我问他为什么的时候,他说...”






韩信拎起刘邦把他塞进通风管道。






自己挡在管道口前。






“傻逼韩信你干什么!”






“如果有一天你找到了自己的梦想,云朵小姐和鱼儿先生会告诉你通往天空和大海的路。”






韩信的声音回荡在刘邦耳中。






刘邦瞪大了眼。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啊。”






“因为哥哥一看就是有梦想的人。”






红发小孩的手指在刘邦眉心点了点:“虽然不是很清楚哥哥为什么执着于大海和天空,但是...”






“如果有一天哥哥找了自己梦想的意义,云朵小姐和鱼儿先生会告诉你通往大海和天空的路。”






“刘邦!”






韩信几乎要被淹没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刘邦硬生生感觉自己心脏空了一块。






“快逃。”






“为了我,为了你自己。”






“为了你的梦想。”






“活下去。”






那是刘邦最后一次在食人鼠的屠戮中听见韩信的声音。






——如果有一天我找到了梦想的意义,我一定要第一个带着你去看大海和碧蓝的天空。






——为什么吖?






——因为你是第一个肯定我的人啊。






如果有一天我们都能活着出去,我不仅要带你去看大海和天空,我还要带着你一起寻找你所说的意义。






你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韩信。







——JUST KEEP YOUR EYES CLOSED.(完)——

预告:
DON'T KEEP QUIET.(开篇)

蛤蛤蛤没想到吧我就想虐把信(打死

秩序中立hh。

肆曰:

秩序中立

执笔未遂:

从秩序善良变成了秩序邪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不准以后哪天就混沌了bu

沉默寡言周哈哈🔥:

秩序善良。

SUGAR-失踪人员:

告诉我!!我是哪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蘋果瑜:

秩序邪恶。……

蘋果餐:

混亂邪惡(。

一瓶假酸🍎:

我。。应该是绝对中立(?)所以今天依旧没发摸鱼- -(瘫

镜澪愔:

相信我!(我是混沌善良waaa꜆꜆٩̋(≖╻≖‧̣̥̇)۶ૈ)

庭院森森森几许:

秩序中立和混沌邪恶hhh

神烦鱼子君:

从秩序邪恶转成善良行列【真是神奇】

疯子and正常人:

我似乎,也是秩序邪恶哈哈哈哈哈哈【喂

七原罪__你充满了决心:

我觉得我是绝对中立。
就喜欢甜的好好的措不及防捅你一刀,就喜欢连载了十几章突然失忆开新坑,我凭本事开的坑捅的刀做的小甜饼,你们爱不爱我,爱我就吃下去,爱我就跳下去。
ヾ(๑╹ヮ╹๑)ノ"想吃小甜饼?好喔。
ヾ(๑╹ヮ╹๑)ノ"想吃甜肉肉?好喔。
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三月山茶:

我的情況很明顯是秩序邪惡x

我們是我們的。:

覺得好玩來湊熱鬧
除了善良那排我沒有,其他都有,依照文章定位各屬性皆有只是比例問題

目前狀態:用全世界的惡意來疼愛日向(

小六:

看上去好好玩儿~
我应该是混沌善良吧⁽⁽ଘ( ˊᵕˋ )ଓ⁾⁾

外城:

秩序中立+絕對中立……吧?
興致一來就會看到我那陣子拼命趕工,燃盡了就拖稿……(望天)
希望快點忙完三次元打事,不然都沒辦法寫苗日和電話……(難得有點幹勁了)

呓涵噗噗噗:

个人感觉秩序中立or混沌善良。。。
发刀是想过,但是太懒了不发了😂

莫哒晓哒白:

我是谁?我在哪,不知道啊....

我只知道刚入坑时我善良到爆炸,现在死不填坑死不搞事....

深海咸鱼:

 我:真·秩序善良【液

水源 凌:

我一定是秩序善良wwwww(被打

残雪柠:

     秩序善良➕中立邪恶(自己凭本事挖的坑为什么要填?)      
我是坏太太哈哈哈哈哈o3o      

浅岚April

混沌善良or秩序中立。yeah!

雨御Missing:

以前的我是秩序善良,未来的我……秩序邪恶还是中立邪恶……

南肆@轻舟粥:

混沌中立?……还是中立邪恶……?

沒卵用的梧桐:

我想我是混沌善良的(笑)

佰草君——沉迷背单词:

我大概是秩序邪恶和中立邪恶

dark bell:

我们的目标是!

秩序邪恶!


【邦信】恋爱候群症晚期(中)

*建议BGM:神的随波逐流。
*前方邦哥精分现场。
*ooc预警。
*如有不适请立刻停止观看。
















11.
刘邦挣了挣。
“你就这样对待你失散多年的亲弟弟吗。”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慵懒地伸个懒腰。
“你比较特殊。”
“特殊人员特殊对待。”
“好吧,”刘邦耸耸肩,朝韩信努努嘴,“咱俩的私事何必让外人掺和进来呢。”
“放了他。”






12.
刘季恶劣地朝弟弟笑笑。
“偏不。”
韩信悄咪咪睁开半只眼睛。
噢我的天哪。
这他妈怎么有俩基佬紫。
韩信又悄咪咪闭上半只眼睛。
刘季瞥了韩信一眼。
“只要你愿意分我一半家产,我可以考虑放你们安全回家哦。”
刘邦歪歪头。
恶劣地冲刘季笑笑。
“偏不。”






13.
刘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那就由不得你了。”
“打。”
大汉的拳头落在他的身体上。
刘邦护住脑袋,硬碰硬是不可能的,那么只好——
刘邦拽住其中一个人的脚用尽毕生力气把人甩出去。
顿时倒了一大片。
刘邦不能说是娇生惯养。
毕竟在学校里他还是打过架的。
今天别真死亲弟弟手里。
刘邦惆怅。
被扔出去的大汉恼怒地挥着拳头朝着刘邦的俊脸上砸去。
要完。
拳风在距离脸几厘米的地方停下了。
“真他妈当我不存在。”






14.
韩信站在人群后,还保持着扔棍子的姿势。
刘季猛的转头。
“刘邦。”
“看来你和你的小男友要死在这里了。”
下一秒他就被韩信狠狠按在地上。
“再给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谁他妈是他小男友。”
刘邦踉踉跄跄的站起来。
“你悠着点,别打死了。”
照着刘季脑袋要来一拳的韩信收了手,然后他拍拍屁股从刘季身上起来,捡了根棍子走到刘邦身边。
“你们这些偶像就是不耐打。”
刘邦苦笑,心说我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刘大爷,还能自己走不。”
“...能。”
大汉拉住韩信的兜帽,硬生生把他拉回来摔在地上。
“一个都别想走。”
韩信从地上爬起来,往地上吐两口唾沫。
眼里是从未有过的狠戾。
他走上前去,一拳狠狠揍在大汉脸上。
“我说啊。”
棍子夹着呼啸的风砸在人的肚子上。
“你们一个一个是不是都嫌活的太长啊。”
刘邦咽了口唾沫。
“不给你们点印象你们是记不住教训。”
“一个大学生力气不可能那么大...呃...”
“记好了啊。”
“大爷我叫韩信。”
“知道我朋友是怎么评价我的吗。”
韩信“砰”地把棍子竖在地上。
刘邦知道了。
韩信。
小时候单枪匹马翻进他家然后偷了50元钱毫发无伤溜走的那个红发小孩。
“国士无双。”
韩信很惊讶刘邦的接话。
“刘老三?”
“好久不见。”
刘邦抱臂。
“是啊。”
“好久不见。”
“雏儿。”






15.
刘季“呸”了一声。
“叙旧等会儿再叙吧。”
“要死了都不知道。”
韩信朝他比了个中指。
“刘老三儿,我抱你?”
刘邦当然是愿意的。
韩信瞅了眼地下室横七竖八被他打晕的人和作势要追的刘季。
“友情提示,我弟要来了。”
韩信友好地留了句话给刘季,然后抱着刘邦逃之夭夭。
被抱着的刘邦有点脸红心跳。
不妙。






16.
韩信抱着刘邦从后门溜出来,然后他看见了坐在远处长椅上一脸担忧的韩重言。
韩信把刘邦放下来,朝韩重言挥挥手。
韩重言瞪着一双蓝色的眸子,踩着“哒哒哒”的步子朝韩信这边冲。
“你怎么去个鬼屋还打架?”
韩重言皱起眉头。
韩信一脸“不关我事”。
刘邦拍拍韩重言的肩:“我弟惹得事,还有,你哥真不错,嫁吗。”
韩重言:???
韩信:嫁你妈。






17.
刘季灰头土脸地从地下室出来的时候看见两个韩信在跟刘邦说话。
刘季:世界变了。
韩重言抓着刘邦摇啊摇。
然后指指刘邦背后。
被摇的晕头转向的刘邦转过身。
“介绍一下,这是我哥,刘季。”
韩信和韩重言面面相觑。
刘邦和刘季面面相觑。
神他妈修罗场。
“呃...”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18.
良久,韩信蹦出来一句“重言就是这个人他打伤了你偶像和你哥。”
韩重言理所当然地把刘季摁在地上揍了一顿。
“等一下...!!!我和他长一样你怎么忍心下手!!!”
“闭嘴。打我哥就算了,你居然还打我偶像,杀无赦。”
韩信:我到底是不是你哥。
刘邦理所当然地搂过韩信看戏。
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
嗯。
韩信:刘老三能把你的手拿开吗。






19.
韩重言拎着刘季的后领把他拎回了家。
韩信抱着刘邦把他抱回了家。
没什么不对。
刘季:老子也要抱抱。
韩重言:闭嘴。安静。






20.
韩重言上上下下打量韩信和刘邦。
“你俩啥时候搞上的。”
韩重言问。
“看在你是我弟的份上我不打你。”
“还记得我偷50块钱的那次吗。”
“刘老三是那家的傻儿子。”
韩重言一脸似懂非懂。
但是他明白了一点。
“原来你俩小时候就搞上了啊。”








tbc。

【邦信】恋爱候群症晚期(上)

*大二普通学生信x大三人气偶像邦。
*建议BGM:森之宮神療所☆彡
*ooc有。
*前方精分现场,韩重言为韩信他弟。
*不喜左上。
*以上。















01.
韩信发现自家亲爱的弟弟沉迷于偶像歌手无法自拔。
还硬拉着他一起沉迷。
“韩重言我怀疑你脑子有毛病。”
韩信指着电视上的刘邦一脸MDZZ。
“这恶心帅有你哥我帅吗。”
韩重言对着韩信就是一个漂亮的过肩摔。
韩信绝望地发现自家弟弟可能是个弯的。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韩重言。”
韩重言:???
韩重言:我他妈又做错了什么。






02.
啊。
今天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呢。
韩信瞄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
噢马上要迟到了。
雪特。
如果没记错的话今天好像是大三学长的欢送会。
韩信背着书包叼着面包临走前往韩重言嘴里也塞片面包提着人冲向公交车站。
“哥你干嘛不直接跑去学校。”
“亲爱的弟弟你想累死我吗。”
“那你他妈倒是放我下来啊。”
“……”
“韩重言你来大姨夫了吗脾气那么大。”
“靴靴我没你这个哥。”






03.
韩信拖着韩重言艰难地挤进人群,看到学校花园边有几个学长坐在那里咬手绢。
“听说失恋了呢。”
“人家毕竟是爱豆啊。”
人群窃窃私语。
韩信踮起脚远远看见一群女生围着一个一头基佬紫的男生。
他瞅了瞅旁边因为身高不够格而长时间盯着眼前密密麻麻的大腿头晕眼花的弟弟。
好心的韩信好心地举起韩重言。
韩重言:???
“乖弟弟,举高高。”
韩重言当着全场的面揍了韩信一顿。
紫发男朝这边望过来。






04.
从地上爬起来的韩信瞅了一眼骚动的人群,继续趴回地上装死。
韩重言瞅了瞅走过来的基佬紫。
这人有点眼熟啊。
韩重言心想。
他想到了海报,想到了电视。
还有基佬紫。
这他妈不是刘邦吗。
韩重言傻眼了。
“那个,他不要紧吧。”
刘邦小心翼翼地开口。
“谢学长关心,死不了。”
韩重言踢踢装死的韩信。
“快起来。”
“不要,”韩信趴在地上不动,“地上凉快。”
刘邦:这什么人啊这。






05.
韩重言灵机一动。
一手拽着刘邦一手拖着韩信把他们拉出人群。
不死心的女孩子想追上来却被韩重言凶狠地瞪回去。
“学长,”刘邦被韩重言半拖半拽地拉进小花园,“请给我签个名。”
刘邦哭笑不得。
不就签个名么用得着这样么。
熟练地从口袋里掏出记号笔,刘邦开口:“签哪儿?”
韩重言摸摸口袋。
没带纸。
趴在地上装死的韩信突然感到自己的背凉嗖嗖的。
——衣服被掀起来了。
有个人拿着笔在自己背后涂涂画画。
韩信:这又是什么新式play。
刘邦:这俩兄弟很厉害啊。






06.
韩重言看着韩信背上的“刘邦”,满意地笑笑。
“谢了学长。”韩重言道谢。
“不用,”刘邦盖好笔盖,“还有事吗?”
“学长晚上有空吗?”韩重言沉思了一会,“朋友给了我三张游乐场门票。”
“我可以不去吗。”韩信举手。
“不可以。”
“...有空的。”刘邦眼神复杂。
“一起吧。”
语毕韩重言再次踢踢地上的装死的韩信:“今晚你不许洗澡。”
“凭啥???”韩信“噌”地从地上跳起来。
“你背上有我偶像的签名。”
“那我今天也要洗澡,”韩信拍拍身上的灰,“我他妈被你小子拖了一路。”
“你自愿的。”
“不听。”
刘邦:好不容易有个男粉却是个神经。
刘邦:但不得不说兄弟俩还挺有趣的。






07.
晚上出来的时候韩信还是洗掉了刘邦的签名,为了这事韩重言今天第二次和他大打出手。
刘邦带着墨镜和围巾在游乐场门口看着手表。
他伸伸脑袋,看见了边打边走的兄弟俩。
“抱歉学长,”韩重言把韩信往墙上一按,“怪我这个蠢哥哥太慢。”
刘邦:你俩真的是亲兄弟吗。
韩信脸朝墙扑腾。
韩重言松开手。
妈耶这小子下手真重。
韩信揉吧揉吧脸。
“走吧。”






08.
“那...我们去哪儿。”三个大男人尴尬地杵在游乐园入口。
“鬼屋怎么样。”刘邦提议。
韩信望了望远处阴森的屋子。
点了点头。
韩重言拼命摇头。
“我去做摩天轮。”
“你不怕被闪瞎你尽管去。”
韩信嘲讽他。
韩重言对着自家哥哥的脸就是一拳。
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韩信一手捂着脸一手拉起刘邦。
“咱们走别管那小子他最近大姨夫光临脾气忒大。”
被拉进鬼屋的刘邦一脸茫然。






09.
韩信冷哼一声看着自己面前飘来飘去的白色不明物体。
抱紧了身边的刘邦。
刘邦无奈地看他一眼。
干瘦的手搭在了韩信肩上。
“咿呀!!!!”
刘邦吓了一大跳。
“...”
刘邦觉得自己很尴尬。
人名字都不知道咋喊人。
“喂,你在哪儿?”
鬼屋里黑乎乎的,刘邦都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儿。
红色头发的家伙不见了。
刘邦这样想。
他看了看脚下。
一脚踩空。






10.
刘邦顺着暗道的楼梯狼狈地滚进了地下室。
“咳咳。”
刘邦还没稳住身形,就有两个牛高马大的壮汉押住了他。
“好久不见。”
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发色和脸。
还有旁边昏迷着的韩信。
刘邦歪着头笑笑。
“好久不见。”
“亲爱的哥哥。”






TBC.
emmmm...好像还有好多坑。(ntm
不说了我再去撸一个。(x

JUST KEEP YOUR EYES CLOSED.(01)

*ooc有。
*第一次尝试灵异向,有不足请指出。
*有很多瞎编乱造。
*欢迎和我讨论剧情。
*02走 @呵呵怀疑人生.
*感谢支持。













Just tell me why you've left pictures and gone.                                     
——题记




韩信抬起眼皮看了看自己的小纸条,刘邦在一旁勾住了他的肩:“好巧啊信信,咱们是同一个区域耶。”韩信嫌弃地拍了拍刘邦的爪子,无果。他将纸条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




几分钟前学校决定送几个学习成绩靠前的学生去参加这个学校每年的传统“聚会”。韩信掏掏耳朵,这在他看来和去鬼屋没啥两样。






每个学生由抽签决定被分配到哪个奇妙屋——据说历届学生被吓死的都有。






但这届学生大不同。






他们可是姜子牙带过的最酷的一届。






“是火海,”刘邦挥着手里的纸条顿了顿,“据说这栋别墅以前发生过一场大火,只有女主人逃了出来,在别墅里死去的男主人和他们的两个的孩子怨灵不散,让这座别墅成了死地——方圆十里寸草不生。”






萧何在一旁揉揉刘邦的脸:“哥们儿,这是80年代恐怖片的戏码。”“放屁,那时候林正英的僵尸先生比较火。”张良瞥了这俩地主家的傻儿子一眼。






“我不在你们一组。”张良晃晃一头白毛的脑袋。






“喔...我看看我们组...韩信,刘邦,我,和...李白?”萧何指指点点。






“哦就是那个天天嚷着大河之剑天上下的傻子。”





“是大河之剑天上来。”刘邦小心翼翼地纠正韩信。






张良叹了口气。






让萧何代替自己西汉三傻的位置也不错。






刘邦一把抓住想溜走的张良。






“小良良~你抽到哪个区域吖~”






“...我们的学校。”






刘邦揉了把脸。






“姜老头会那么有良心?”






“听说这座学校以前是古战场。”






“我已经猜到接下来的戏码了。”






“萧何麻烦你闭上嘴。”






“...小声逼逼。”






“再逼逼晚上把你一个人丢进别墅好不好。”






“求别让我一个人去那么恶心的地方成吗。”






“喝喝。”

         













韩信看着这如同电视剧道具一般的破旧别墅,不由得在心里骂了姜子牙两声。






“...这狗币聚会,搞得跟真的一样,我有点怕。”






“李白呢?”






“鬼知道。”






别墅中的蜡烛一一燃起。






坐在餐桌尽头的男主人咧开嘴笑的冰冷。






『孩子们。』






『晚餐来啦。』






『爸爸我喜欢那个男孩子。』






『我能不能...』






『让他永远留在这里陪我呀。』






“一楼好像没啥诶。”






刘邦甩掉黏在身上的蜘蛛网。






韩信紧跟在刘邦身后,他一开始就觉得进来就有人盯着自己,阴森的目光让他的背后浮起一层薄薄的冷汗,微弱的风声从他的脖颈边穿过,轻轻地打在他的下颚上。






——那里有个洞。






韩信拽拽刘邦的衣角,指指正前方被蛀虫啃食的吱呀作响的朽木。






刘邦觉得奇怪,韩信好像胆小了许多,气势也弱了不少。






——他肯定有事瞒着我。






但刘邦还是像往常一样顺着他的手指看去。






——噢,那儿有个洞。






“这里到处是洞。”刘邦不以为然。






“有呼吸声。”韩信死死盯住那个微小的洞。






刘邦傻眼了。






韩信别是什么修仙派的大佬吧。






“好吧...萧何跟上啊。”






“萧何?”






韩信猛的转头。






『他只是下酒菜啦。』






『别怕哦。』






“刘邦...小心。”






“萧何的气息消失了。”






刘邦思考了片刻。






“韩信你别真是哪个修仙派的大佬吧我去。”






韩信白了他一眼。






刘邦耸耸肩,走到洞跟前敲敲四周的木板。






“后面是空的。”






韩信阻止了刘邦想要一拳捶开木板的想法。






“我来。”






他咬破自己的手指,鲜血顺着指尖滴滴答答地滴在地板上。






“母亲。”






木板应声而裂。






故事发展有点奇怪啊兄弟。






眼前的女人看上去大约二十几岁左右,鲜红的长发及地,她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韩信脸色苍白地咬紧下唇。






“这...已经死了吧?”刘邦转头问韩信。






韩信回答他:“肯定死了。”






刘邦沉吟了一会儿,起身走回大厅:“我去拿只蜡烛。”






“一个人行动很危险。”






“韩信。”






“你不觉得和一个身份不明的人在一起更危险吗。”






“一开始我很奇怪,为什么你可以感觉的人的呼吸声,甚至可以凭借你的血打开木板。”






“当你发现木板后面的人是个死人的时候你没有丝毫吃惊,这时候我就觉得你可能不属于人类。”





“但是你算漏了一点啊韩信。”






“活人感觉不到死人,死人却能够感觉到死人甚至能感觉到活人的存在,后者么,一般都是鬼龄比较高的老妖精。”






“死人是不可能有呼吸的。”韩信反驳。






“死人不可能有呼吸那是当然的,那人也不可能在一瞬间死而复生,但是你肯定听说过‘假死状态’。”






“人在心跳和呼吸极其微弱的时候才可能进入‘假死状态’,而这种测试微弱呼吸和心跳的需要在医院里进行特殊实验才能确定。”






“人类不可能拥有像你这种相当高的洞察力,这只能说明你——不属于人类。”






韩信转过身。






“我的确不是人类。”






“但是你必须信任我。”






“萧何失踪,现在只有你我二人,难道你觉得那些游荡在别墅里的孤魂野鬼比我靠得住?”






刘邦在大厅的灯架上取下两只蜡烛,伸手递给追过来的韩信。






“我当然相信你啊。”刘邦若无其事地掏掏耳朵,和刚才咄咄逼人的样子判若两人。






“呼吸声是真的,女人是真的死亡,不是你口中的假死状态。”






“我知道,”刘邦拍拍屁股,“你看她那肤色就知道是个死人嘛。”






“...那你说假死状态干什么?”






“套路你啊,”刘邦郑重其事地拍拍韩信的肩膀,“要保全自己当然先要挖队友的老底啊。”






有一瞬间韩信想把手上的蜡烛糊到刘邦脸上。






...二货刘季。






“反正怎么着你都不会害我,毕竟你这种千年老妖精大概也不屑吃我一个年轻人的魂魄。”






“...你再说一遍。”






“啊信信你觉得这个女人应该怎么办。”刘邦干巴巴地转移话题。






“是这栋别墅的女主人。”






“我曾经听说过关于这栋别墅的后续传闻,女主人逃出别墅以后觉得自己愧对于丈夫和两个孩子,便在办完葬礼的七天后独自一人来到别墅,之后就没人再见过她。”






“这具尸体也不一定是她啊,几十年前死在这里的人那么多。”






韩信上前捏了捏女人的手臂。






“是蜡像。”






“靠,搞了半天连人也不是吗。”






“但是,”韩信顿了顿,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瑞士军刀,伸手刮了刮女人手臂,“蜡像里有肉沫。”






“好好的军刀被你用来刮蜡像,大材小用。”






“你的关注点永远不在重点上。”韩信收起军刀。






“我曾经在一本古文献上见过类似的介绍,有一座荒岛上的土著居民,将打猎获得的猎物的油脂刮下来,肉里的脂肪提炼出来放在牛皮纸上,然后放在阳光下暴晒三到四天,形成一种特殊的蜡,他们将这种蜡制成蜡像连同死去的人一同放进墓中以防死者怨灵作祟阴魂不散。”






“所以我们现在正在盗墓???等一下我没有张●灵那样的神血啊我该不会阳寿到头了吧信信怎么办我有点虚嗷...”






“闭嘴。”












——(01)END.——

题记出自歌曲《Puppet》